極簡主義

關於斷捨離&極簡生活的近況更新

新年好,首先祝大家虎年都能很幸虎。(諧靈附身的祝福)

虎年打算把blog做個rebranding,《地球體驗週記》正式啟動~如題,分享內容就是包羅萬象,嘻嘻。

日日現身,確保週更,再看看寫著寫著會走成什麼樣子。🥳

過年就是身心大清理的旺季,我也不例外,並且已經算是非常享受這整個過程:由物理空間中各種具體物件的挪移,到心理空間中只可感知不可確測的流動,每次完成整理後,整個人的能量狀態真的會煥然一新。

近幾年接觸到極簡的概念之後,持續有在這條路上嘗試與精進,就先來分享目前的心得吧。

斷捨離是「活在當下」的哲學

今年初二回娘家,早早就和家人們說好,要一起挽起袖子,由我來幫助他們處理停滯淤塞已久的居住環境。對於平常不是這麼過日子的人而言,我完全能夠理解,他們會經歷那個「排毒」的難受,或者面對眼前艱鉅的整理任務時,太過不知所措而感到片段的認知癱瘓,所以我也事先就準備好我的心態,我要盡可能不做一個老是在教訓別人的討厭鬼,而是要在旁邊扮演一個巧笑倩兮、搖旗吶喊的啦啦隊長角色:「好棒好棒!我們已經動起來了!」、「可以可以!這個清掉這邊會舒服很多!」然後適時的從旁小推一把,或試著提出一些非強迫性的意見。

以前在日本綜藝節目裡看過「整理囤物症長輩的住家」之類的企劃,在我看來完全就是垃圾屋的畫面,留下很深的心理衝擊。時至今日,當我在跟自己的母親爭論著「兩支一模一樣的手電筒為什麼非得兩支都留下」時,有幾幕兒時印象浮現腦中,我們三個孩子的所有物品,全部擠在同一間小小的書房,壓得人心裡也窄窄的,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垮了;起居坐臥都混著難以清潔而累積的灰,夜裡熄燈後,總覺得有些爬蟲黑影暗暗竄動。還是小孩的我,感到深深的受困、沮喪,以及無能為力。

於是當下的我說出口:「請你放心,不管你需要什麼,當你需要它們的時候,它們都會在。你只需要保留『現在必要』的東西就好。」我說完,母親的動作沒有停止,也不曉得她有沒有聽進心裡,但現在的我非常確信「語言的力量」,在那個空間裡大聲地說出來,就是一種有效的調頻;我知道那會有非常強大的作用產生,即使沒有立即看見什麼戲劇性的改變,我就是知道,小時候的我也知道。

「斷捨離」概念的創始人山下英子女士在《新.斷捨離》中提到,斷捨裡的中心思想是「以『空間軸」』而不以『物品軸』來思考。仔細想想,「空間不敷使用了」v.s「東西都能用怎麼能丟」這兩個想法,的確是建立在不同的基礎之上。先撇開「美觀」、「舒適」不談,光是「維持能讓人健康生活的空間」都覺得舉步維艱的人,往往都有「逃避現實」、「執著過去」或「擔憂未來」的傾向;

「丟不掉」的物品積累,反映的是人類「物品軸」思考的傷痕,也是無意識中「不能自由」的自我設限的歷史。

自從吸收到這個觀點之後,我再也不覺得「大掃除」是一件苦差事,而是一個照見個人與集體的機會:「斷捨離」完完全全就是一個「療癒」的過程。值得細細享受(?)

我明白父母輩那些難以放手的心情,是源自他們可能大半輩子都沒能順從自己「想要」的心,也從來都無法辨認「哪些是自己真正的需要」,所以難以付諸行動;永遠被「過去」與「未來」的心理投射所綑綁,在「儲藏回憶」或「防患未然」的準備中,不知不覺升起執念,而不再真正投入眼前。

也許大多數人都一樣,在脫離嬰兒期以後,我們再也沒有真正「活在當下」。

「走三步又退了兩步」時怎麼辦

說回我自己。

在斷捨離的路上,這幾年已有長足的進步,可說是已經沒有什麼對物品的執著,年前才剛把漸漸又令我感到難以呼吸的衣櫃整頓完畢,決定好自己喜歡且想要呈現的樣子,就讓不再適合現階段的衣物配件再次流出。

講到這邊,順便推薦一下「拿到二手店收購」這個做法,我是直接打包好拿到日本連鎖品牌「2nd Street」給他們收取,門市工作人員會現場估價後直接現金收購,很適合有破釜沈舟決心的人,從這裡開啟斷捨離之路。我也很鼓勵大家,有打扮需求時,先去二手店挖挖寶,盡可能善用現有資源~

當然,開始「斷捨離」的嘗試,會經歷一段來來回回的過程,清到一定的數量後,不免有又重新陷入物慾拉扯的時候,所以我才還無法維持在「真的很極簡」的狀態,也曾感覺非常挫折,後來讀到《我簡單豐富的生活提案》這本書,給了我很受用的啟發:

作者澀谷直人說:

「有時間煩惱的話,還不如快點買、快點丟。」

「重複嘗試和出錯,磨練直覺。」

「成長需要的是積極的失敗,而不是後悔。」

👌🏻👌🏻👌🏻😌😌😌

希望這三碗雞湯對你也一樣有幫助。

「購入」、「持有」、「思考」、「脫手」,這樣的過程重複幾次之後,漸漸地你就會知道「自己想要凸顯的重點在哪裏」,從而找出最佳的因應之道。

不只是穿搭配件,生活中所有物品都可以這樣思考,我也還在走我的旅程~

虎年斷捨離完,再翻了一次這本書,我決定再挑出作者建議的這3點繼續努力:

1.打造自己的「制服」

我目前還做不到「每天都穿一模一樣的服裝」這麼極致,但確實希望能往「制服系」的方向走。

2.不買限量商品,而是經典商品:

真正用我這個「人」的魅力去詮釋個人風格——同第1點,其實是希望能建立起「好看的精髓在人,而不是穿戴的物品」這樣的自信,終極狀態就是「身邊只留下『喜歡到不行』的物品,心滿意足地度過每一天。」這個狀態也是會變動的,真的取決於對自己的認識有多深~

3.不買收納箱:只使用原本就有的收納空間

「能夠看見所有物品」只留下無需遮遮掩掩、就這樣擺放出來也沒關係的物品。

斷捨離的觀念同樣也認為:「斷捨離後的空間,總是在流動。不會為了保管和分類,去購買或製作分隔用品,有時甚至會在一開始就將收納用品丟棄。先精選物品,在不需要隔板的寬綽空間裡,鬆散地放置著,這樣的狀態才是舒適的。」

這一點實在是不容易,去年搬出來後,處於租屋狀態的人生,有好一段時間都在苦惱收納方式,使用收納容器做物品的「總量管理」的確是一個好方法,但太過追求收納整齊,也確實可能本末倒置。如果你有任何心得,拜託也跟我分享🙏

今年斷捨離的難關:高中制服😂
還發IG問大家要留還是要丟,結果有將近百人投了留下(好的)(純粹需要一個動力)

保持放鬆,極簡更輕鬆

講了這麼多,總歸一句就是「想貼上極簡人標籤還真不容易」🤪

《該買或不買,該留或不留》書裡有這麼一段:

「即使丟棄了很多東西,認為已經『完成』整理工作,但其實每天的空間狀態都會不一樣,有時候也會恢復原狀,這時候不必沮喪,或是自責都沒辦法整理好,而是豁達地覺得『反正就是這麼一回事』,只要再慢慢開始整理就好,做不到的時候就暫時放棄,諒解自己。」

透過有意識地卸下情緒,停止自我否定,就能自然產生「繼續實踐」的動力。

最後,想提一下山下英子提出的「一個動作法則」,我覺得每個領域的學習都是這樣,看愈多的觀點,愈能發現到最後大家真的都在講一樣的事情,「一個動作法則」也是為了能「保持輕鬆」。

「一個動作」的目的是讓取出或收納物品時,能迅速、方便、省麻煩。前面提到「不用收納盒」其實也是同一個道理,如果要拿東西時,得打開櫃子門→再打開收納盒→再翻找需要的某樣東西,久而久之,那個櫃子裡的物品一定會失控增生;「物無定位」與「難以取用和歸位」都是很細微但又很關鍵的問題。

我自己最近的體會是,我在「手機/錢包/鑰匙要怎麼隨身攜帶」這件事情上真的試了好久(哈)買各種WOC、小包、大包分裝包等,無論怎麼做,都覺得無法完美達到我的要求,要夠輕便、且要在各種場景滿足快速好拿取的需求、不會忘記帶任何一樣、最好這個隨身小包還要外型出眾、能彰顯我品味突出……是的,最後還是回到了「我到底是誰、我想要什麼樣的認同」這個赤裸大拷問🤪

「一個動作法則」就成為我塵埃落定的指導原則,不管那包多美、拿起來多有型,如果實際使用時違反了這個原則,在我手上絕對是撐不久的。

寫到這裡真的覺得,物質世界的體驗怎麼那麼煩又那麼有趣哪😌

不管要極簡不極簡,祝大家都能玩得開心,才是最重要的啦🤘🏻(忽然收尾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