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長思維

離職才體會到的一些智慧

決定跳脫上班族模式後,有人問我:「那接下來,你要怎麼保持競爭力呢?」
我先處理的是定義:「什麼是競爭力?」競爭力,是在社會上生存的能力,以及與他人競爭時的優勢。第二個子題就是:「那我一定要去爭嗎?」如果我不參與這個遊戲,不再被那些模稜兩可的規則限制,我選擇不要再被集體認可的所謂「價值」束縛,這樣就是沒有競爭力嗎?

經過討論,我們釐清了,這個問題背後真正的大哉問,其實是「你要怎麼繼續提升『社會價值』?」以及「要怎麼確定自己有在提升『社會價值』?」

回首來時路,我發現一直以來,都有根胡蘿蔔吊在我的眼前,儘管一根換過一根,這些胡蘿蔔有個共同點:上面的確都寫著「社會價值」四個字。

雖然盯著它衝刺時,心裡其實時不時會冒出這個聲音:「WTF is 社會價值?」就算不很確定,那到底是什麼意思,但衝就對了你管它的。也沒有時間給你考慮,你想不想要在這裡比什麼賽,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跟誰比賽,反正你多想就已經輸了。

於是我終於領悟到,我想當球員教練兼裁判。我舉牌喊暫停,就從這裡開始我自己的遊戲規則——

「社會價值」先放一邊吧,「成長」才是我真正想獲得的勳章。

智慧比知識重要

我非常喜愛的作家李欣頻老師說過:「智慧比知識更重要,因為提升智慧會幫助我們快速升維,跳脫出原有的人生困境。」

我們先看看維基百科對這兩者的釋義:「知識是對某個主題確信的認識。意指透過經驗或聯想,能夠熟悉進而了解某件事情;這種事實或狀態就稱為知識。」那「智慧」又是什麼呢?「智慧是高等生物基於神經器官的一種綜合能力,讓人能夠深刻地理解人、事、物、社會、宇宙、現狀、過去、將來,進而思考、分析、探求真理。」

用我的理解來說,知識就是「那些我們原本不知道的、有用的事情」,而智慧是「知道怎麼揀選、學習、吸收、運用知識的能力」。

在接下來這個段落,我想聊的是現代人的「知識焦慮」和「社群形象焦慮」。

關於累積與放下

我越來越覺得,不管是輸入(input)還是輸出(output),沒有一件事,是能夠真正累積或拋下的。更準確地說,我們所累積的,或者放下的,都是無法直觀表述的抽象存在。

放到成長層面來看,我自己在做日常規劃與反思時,也時常陷入這個陷阱:好像需要一再確認自己的日常行動與細節,從中找出一些能貼上「成就」標籤的事物,以確保自己有在累積些什麼;我汲汲營營買書買課,大量囤積知識,在一個別人主導的系統下,焦急著想建構自己的世界觀,並透過這些累積再輸出,不斷的試圖證明自己的價值。

不只是我,對現代大眾而言,最普遍的「輸出」,就是社群網站的發文。
而這些社群網站上的足跡,是一種累積嗎?

我的觀察是,這時代的人經營社群帳號,其實是一個極大的壓力。

我反思著,也沈迷IG許久的自己,對於社群平台上的自我呈現,是否同樣患得患失。
我們可能都有著某種想要塑造的形象,也透過線上(其實是和演算法)的互動,知道自己發怎麼樣的內容能夠收割愛心(按讚),於是不斷收集著來自外界的一個點擊,餵養自己的自信心。

而當經歷到某種不滿意的狀態時,我觀察到,尤其是所謂的Gen Z,會全盤刪除。也許是因為太容易了,只要手指點一點就煙消雲散,於是不相信自己的一切累積,透過表象上的「讓發文一筆勾消」,不斷的否認自己,也變成習以為常的事,刪除就沒事了,真令人安心啊。

是這樣嗎?「我們在網路世界的一切作為,真的如此淺薄嗎?」我繼續想著。

現在的我正在練習,丟掉那種為了獲得肯定而發言的心態,放下社群形象焦慮,讓平台回到分享的本質。你有些體悟,你很想分享生活所見,就會有相同頻率的人找到你,聽你說。

當有一天,這些社群平台通通消失,那也沒有關係。因為你知道,你有發聲的能力,你曾經為某個人帶來的影響,在那人心裡會留佔一個位置,而這個力量,就算暫時被切斷,也會讓你們終將再次連結。

知識貴在累積,而智慧則是要人學會放下。

或者可以這麼說:培養智慧,是要你把緊抱在懷裡的一切知識內化,讓知識成為「別人奪不走」的東西。培養智慧,能讓我們有一種自信:當機會出現,不必頻頻回頭查看那些認可,你也可以緩步上場,你兩手空空卻泰然自如,你知道那只是表象狀態。你的自在發於內在,那就是真正的累積。

We got EVERYTHING, and we got NOTHING TO LOSE.

智慧藏在自然秩序裡

離職後,更能自由支配時間,更能讀一些需要靜下來吸收的書。我在今年自己的書單裡發現,不管是新書還是經典,都在提倡這個概念:人類應該順應自然,崇敬自然。

蔣勳的《生活十講》是十年前就出版的一本書,在我剛出社會時,與它初遇,每個篇章都很啟發我,裡面討論的議題和思考,到今天看還是很受用。最近再拿出來重溫,感到年歲的增長確實也能幫助咀嚼文字啊。走到了不同的生命階段,帶來的是不同的體會。

書中《新信仰》篇裡有一段話:

「人類有很多智慧,是從自然現象中學習到的,很多地名和觀念都是從大自然的觀察中建立起來的『信仰』,當他有這種信仰時,他就是生活在秩序中,會有一種安定感,他知道這棵植物枯萎了,但在下一個季節會再發芽,他發現了秩序,在植物枯萎時他就不會絕望、不會幻滅,他知道來年春天植物會再發芽。知道這個秩序、智慧的人,和不知道的人,他們的生命態度是不一樣的。」

嘿,這真是我終於聽進心裡的,最有價值的真理。

生活是最重要的修行

煮食清潔、洗衣晾衣、除塵打掃這些工作,以往總被我視為「不得不做的麻煩事」,總想盡量以科技代勞,或者毫不思考直接外包,才不會浪費時間。而這些事,卻是在離職後,除了閱讀寫作、跑步健身以及陪伴家人之外,我決定要納入的重點工作項目之一。

在重新撿回來做的過程中,慢慢累積相關知識,每個領域都很博大精深,都有不同的智慧蘊藏其中,特別是時序與自然力量的智慧。用雙手創造/完成一件事的滋味,真的很值得我們花時間好好感受。

另外,我也開始在切換每件事時,練習深呼吸靜坐。我現在還在一個,完全無法理解冥想,到底是要怎麼冥怎麼想的階段,因此稱呼這個練習為「靜坐」,只是好好坐著,好好深呼吸,什麼都不想,練習調整腦波,確保自己能持續聚焦在真正重要的事情。

這些都是生活很珍貴的部分。

如果把這些珍貴的工作外包給別人,那你的生命,究竟要用來體驗些什麼呢?
難道是那些職場中的糾結嗎?

所以,回到開頭提到的大哉問:如果我已經可以肯定,我追尋的意義,就在平凡的日常生活點滴裡,這可以解讀為「喪失競爭力」或者「沒有上進心」嗎?如果我選擇不去爭那些社會認可的價值,這個心態,是單純的所謂「戰敗者退縮」嗎?或者有沒有可能正好相反,這個選擇,就是智慧的展現呢?

離職總免不了被問及「為什麼」。我現在會這麼回答:

與其蜷縮在原地,說服自己「現狀就是最理想的生活啦」,不如起身移動,去找到一個能讓自己舒服,又能真正展現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我想,開始工作這些年來,看似繞著圈子,但我終究是要和社會對話的。現在決定,讓我的工具不只侷限在廣告,多找些方式來試試而已。
像是盤旋升空的鳥,從不放慢速度,但上升得很慢,有時甚至還會下降一些,但繞著繞著,總是在往上飛。

過日子的智慧

還有人問過我:「這一生的願望是什麼?」我記得我當時的回答,也是來自某個曾經讀過的想法,大意是說:「如果今天就是生命的最後一天,也能沒有遺憾好好的過。」大概是希望能活出這種豁達的境界,但想歸這麼想,一直沒有找到一個具體的方式來實踐。

最近又讀到了另一句話,讓我修正了這個思維,決定採取另一種生活態度:「把每天都當作自己人生的第一天,無論好壞,過去的就是過去了。」(出自《李笑來・通往財富自由之路》)

如果今天就是最完美的一天,你會怎麼度過這二十四小時?

哈哈,帶著這個假設來面對每一天,真的未免壓力太大了。

如果切換成「今天是第一天」,其實就是「今天又是新的一天」更具體的思考方式;我要怎麼把握這全新的一天,去體驗「應該都會令我很興奮」的每一件事情?畢竟是第一天,每一件事應該都是第一次做嘛。

前面提過我對於規劃與反思方法的焦慮,也因為這句話獲得了紓解。這個切換,確實讓我重新思考了我在一天當中的每一個行動,也幫助我更投入每一個當下。

以上這些,就是我認為最近掌握到的關鍵智慧,讓我感到自己有所成長,分享給你。

寫到這裡,再次感嘆我真是一個很幸運的人啊。因為這一切決策與安排,都只是實驗。只要不會傷害任何人,只要確保我能真心實意地投入當下,善用我珍貴的生命,得來不易的生命,盡情的去實驗,這是多麽巨大的福份。

離職也好,待在崗位上繼續玩遊戲也很好,只要我們的每一天,都能活得新鮮有味,那就是人生最大的智慧了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