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知教養

近期育兒觀的頓悟

器皿碎裂的聲音。

昨天下午,接兒子放學前的小空檔,我坐在一間複合式書店裡的咖啡區座位,和店裡其他客人一樣,從手上的書或交談中抬起頭,望向聲音來源處。

空氣裡讀得到,強烈的「uh oh~」訊息開始彌漫。

那間日式書屋,我們一家經常去逛,除了賣書,也有一區展示了很多日本品牌的文具和生活用品,包含一些脆弱又嬌貴的杯盤、茶壺之類的。每次牽著兒子,準備穿越那區到達童書區時,不免都神經緊繃,把他的手握得很緊,一邊不斷耳提面命:「小心喔小心喔小心喔喔喔手不要去摸喔~~~」

斜對角的樓梯處,有兩位媽媽正走下樓來。
「是我們家的嗎?噢我的天啊!」其中一位叫了出來,衝向事發現場。

背對著這一切的我,回頭張望了一會,但不想徒增困擾,就又轉回來,靜靜聽著。

工作人員可能有在說話,但我只聽見那位媽媽尖聲對她的孩子跳針:「你為什麼要碰人家的東西啦!!!為什麼啦!!!」

接著是「啪啪啪啪」,肉體擊打特有的那種清脆聲響。

「這樣你記住了沒!」

孩子開始嚎哭,好像還顫抖著吐出一句「記住了」。

Image by Alexas_Fotos from Pixabay

有種酸酸的感覺浮上來。
路人阿姨我,坐在彼端,皺起眉頭,居然也差點跟著哭了出來。

可能是因為我有接收到,那媽媽又生氣又自責,也許還有「非得做點什麼讓孩子記取教訓」的不堪。
可能是因為我有接收到,那孩子又驚恐又肉疼,也許還有「知道自己犯錯了但還是感到委屈」的混亂。
可能是因為我好像看見了,深藏在體內的情緒記憶被喚起:我自己也有過,那種犯了錯的內疚,還有被全力責怪的害怕。

接到兒子後,我跟他說了這個我剛看到的故事——汲取他人的經驗,避免以身試誤的成長,多少能有點幫助吧。

從昨晚和隊友一起討論這個事件,到現在把它寫下來,我想整理的是這些思考:


看見情緒之後

我反思著自己最近和兒子的相處,持續在練習靜心的媽媽我本人,在以往劍拔弩張的某些moment,已經能比較快讓情緒流過:但當你不順他的意,當他堅持己見,當你沈不住氣,開始卯起來跟他辯,究極吃軟不吃硬的射手男子,總是絕不認輸。

我的迷惑是:Ok,我已經可以處理好自己的情緒了,接下來呢?

我們要教他的事情是什麼?

遵守作息、時間到了就做該做的事,這難道不是現階段最重要的任務「幫助他建立生活常規」嗎?如果事事都「尊重他的意願」,耐著性子不斷哄他「照我們的意願」行動,明明是一起訂好的「規矩」(儘管我們並不能肯定他是否真的理解)一次次又不算數,他將來會不會變成一個任性妄為的人?
出了家門,誰還會像我們一樣呵護他、讓著他?
他一定得知道啊!社會不是家庭的保護傘,社會很冷漠,社會處處充滿危險,社會要他社會化,社會才不接受任性妄為的人。
這些就是「規矩」的來源,是成年後的我們,用我們的遊戲經驗,列出的基本安全守則。

聽起來很合理吧?

先別急著講理

來吃飯睡覺、去刷牙洗澡。
有孩子的人都知道,通常總是這些日常瑣事,在引發抗爭。
原因也很單純,他就愛玩嘛,只想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…,該做的事當然拖拖拉拉。

其實我非常羨慕,我兒子現在全心全意,只想把握住睜著眼睛的每一刻,用盡全力在玩的這種能量。好多好多事物都好好玩。我覺得我好像喪失這種感知能力很久很久了。

我付出很大的力氣和勇氣,想讓自己找回來,那種「玩的時候就是活在當下」的自由自在,還沒有做得很好。每個孩子,卻自然而然就是如此純粹。

而家長們,還有社會上的所有成年人,我們做了什麼?
孩子究竟需要我們給予什麼樣的引導?
我們該怎麼做,才不會害他長成一個未來無法在社會生存的軟爛成年人?
我們又該怎麼做,才不會讓他步上我們的後塵,活成我們自己都不喜歡的「長大的樣貌」?

讓能量交流

我想分享的是,以前就讀過這句話:「教養其實是一種精密的『能量交流』」。現在我終於能體會。
有時候我們不自覺說出的話,常隱含著控制的心態,或帶著自己的期望:「如果你如何如何做,就怎樣怎樣耶。」我發現人類初始可能都是非常聰明的:意圖意圖,意念是張圖。你對孩子說著A,心裡想的說服目的卻是B,孩子說不定看得一清二楚。

語言只是溝通的方式之一,和孩子展開一場場語言的角力,浪費力氣又沒有意義。

許多時候,最有效的傳達,並且能真正促成行為改變的,常是透過非語言的眼神、動作、擁抱等,各種形式的「愛的流動」。

很長一段時間,我和大多數家長一樣,日日深陷在無止盡的擔心裡:擔心他吃不夠多、不夠營養,擔心他睡不夠多、會長不高,擔心他氣質敏感、群體相處會很辛苦…。

自己懸樑刺股、用功讀了許多教養書、發展書,努力想給他最好的養育方式,結果是,親子雙方都不可能照著書上寫的做到完美,於是我沮喪不已、勸世別生。

對於同時照顧孩子與自我的分配與取捨,也永遠覺得自己做得不好,日復一日懷疑人生,人類何苦代代繁衍個沒完,人生明明就這麼難。

我忽然頓悟:是不是因為,其實是我自己有意無意,選擇讓自己處在「自我感覺匱乏」的狀態?

有了這個發現,反而讓我放下心來。

因為我知道,只要我開始注意我的豐盛,把我的能量重新接上,與他共享,也用心接收他傳遞給我的美好,一切都會自然而然變好——因為我們在一起的時間,大部分都會是很棒的高頻體驗。

而當幼年的他,遇到因「生理發展階段的限制」造成的必然困境時,就用我「相對比較成熟」的心智,陪伴他度過這些情緒,展示給他看:「沒有關係,這種時候,我是這樣做的。」「沒有關係,我也失敗過爆多次哦。我相信你會做得越來越好。」

亙古真理:言教不如身教

回到前面說的規矩教條,或者生活常規的擔憂,我的領會是:身教重於一切。

如果我們家長也能維持高度自律,而不是只用高標準要求孩子,自己卻表現超鳥,還擺出家長權威打壓制人,或許這些煩惱,就再也沒有必要。

讓我們再回到開頭的故事。

如果我是那位母親,我會怎麼做?

我是反對動手的。

盡可能先靜下來,看見自己和孩子的情緒,安撫自己也安撫孩子,然後刻意放慢速度去處理眼前的世俗事物。在確定我和孩子雙方都能平靜對話以後,跟他一起仔細討論整個事件,包含前因後果、當下感受、以後如何預防等等。

往後的育兒人生,我期許我自己能做到,永遠以親子關係為第一優先。當然要確保彼此在處理問題的過程中,得到應有的學習,但我同時在意的是,我們有沒有確實完成能量的清理

這是唯一需要持續不斷練習的大功課,其它的,不過都只是各種形式變化的子題而已。


這就是媽媽每日的小劇場與反思,以上如實呈現給大家。

育兒帶給我們的成長,大概就是如此煩人又豐盛。

謝謝可愛的孩子,此生來陪我們一起做功課,讓我們在平平淡淡的日子裡共同學習,一切反求諸己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