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知教養

有條件的愛

我們的社會觀念似乎認為,父母對孩子的愛,必然是無條件的。

在我自己的育兒經驗裡,卻察覺到,這樣的假設,會讓親子雙方都感到困惑。

我當然很愛我的孩子,無庸置疑。但每當面臨衝突,孩子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,我卻時常在腦中陷入掙扎:我這麼做,是尊重還是縱容?如果那樣做,會太武斷嗎?他該如何學到「該學的教訓」呢?

我在清楚看見自己的情緒以後,總是氣餒:我對這些養育照顧的瑣事,時不時升起煩躁,是不是因為,即使我再累再投入,他也無法事事都按照我的期望?他得拿出如我預期的表現,我才會「以一個慈愛母親的面貌」報之?非要他百分百全力配合,我才能付出耐心來循循善誘嗎?

這樣,我對他的愛,就是「有條件的愛」嗎?

父母愛小孩,感覺是如此天經地義,但父母真的能給出「無條件的愛」嗎?

情緒表達 v.s 情緒勒索

這裡先分享一個我最近獲得的想法,能幫助我們清楚區分這兩者:究竟怎麼樣是健康的「情緒表達」,而怎麼樣的狀況叫做「情緒勒索」?

我們要靜下來自問:

你在表達時,是否期待著某一種「外在改變」?

很多時候,在事情發生的當下,引發的情緒非常強烈,我們會想要立刻宣洩,這完全無妨。但要記得,有效的正向宣洩,是要我們「讓情緒自然流過」——明確表達自己的想法,包含「對方的行爲帶來的感受」,就算完成,並透過說出口的語言,讓情緒同時從內在釋放。

再說仔細一點,釋放的意思是:不再執著於引起情緒的事件,也不預設立場、認為外在環境終究該回以特定結果。

我們當然可以要求他人「修正行為」,卻永遠無法強迫他人真正「改變意願」。

如果我們缺乏這樣的覺察,就很容易陷入情緒勒索的迴圈。

我接著想,也可以用類似的思考方式,來確認「我的愛是不是有條件的愛」:我口口聲聲說愛,我是否愛得不求回報、甘之如飴?

這個問題,很值得我各位家長們深思。

(一直覺得「你各位」這個詞很好笑,改了主詞好像不太好懂,硬是要寫哈哈哈)

淪為控制的愛

這個問題,放到感情關係裡檢視,其實也適用;就算沒養過小孩,我們每個人都當過小孩,大多體驗過和父母相處的某種矛盾吧。想到這裡,你大概已經發現,其實能做到無條件的愛,真的非常非常不容易。

大部分的愛,無論給予或接收,或多或少都摻雜了其它的成分。

而我也慢慢可以體會,有人說「愛是一切的源頭」這句話,所有的負面感受與反應,其實都源自於愛——正因為有滿溢的愛,才會急切地用力,不小心就令人窒息,警覺可能已經造成傷害,又遲疑鬆手、進退維谷。

還有個說法令人心驚,卻十分精準:「這樣的愛,是在藉由愛別人,來填補自己的『不自愛』。」

我們都該做些調整。

曾經苦於愛人的分寸難以拿捏,可能是因為還沒有足夠的練習,去察覺自己內在的豐沛,以致於斤斤算計、給出去的能量混淆不清。

但只要我們能讓靈魂與生俱來的愛,以原本真實純粹的模樣呈現出來,而不是被扭曲的表達方式所控制,這些頭腦層面的擔憂,自然就會被化解。

父母最好的角色:做個單純的陪伴者

先愛好自己,優先照顧好自己,因為唯有先讓自己內在無條件的愛顯現,才有機會做到無條件的愛別人。

有了這樣的意識,最近的育兒時光,也因為媽媽我有所轉變,變得更加療癒了。

在uber上睡著,要下車時被吵醒而大哭大鬧的時候;不小心把剛搭好的樂高摔到地上,傷心欲絕也把自己摔在床上痛哭的時候;不想配合作息時間、大發脾氣到想動手打人的時候……這類棘手狀況,以往老是讓我想逃避,也總是自責處理不好。

而現在的我,已經能在察覺自己受到波動後,盡快恢復平靜,穩穩的待在他身旁,觀察他情緒的流動,靜靜的陪伴他經歷那些難受,即使不出聲,也讓他知道,我接納他的所有反應,我隨時在這裡準備好,在他需要我的時候給他擁抱。

我可以感覺到,這樣的改變,深深強化了我和兒子彼此的連結,他也漸漸變得更穩定,讓我有了點信心,做一個單純的陪伴者,也許是為人父母的一個好策略。

無條件的愛,原來是這種體驗。

希望你也有機會試試看,其實不會很難,但要持續不斷練習。

願所有人都能沈浸其中,享受這份美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