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性學習

最簡單的療癒工具:荷歐波諾波諾


好幾年前就聽過「零極限」這三個字,但一直不知道是在說什麼,這週去圖書館取預約的借閱書籍,在直覺的帶領下,從書架裡抽出了倒著放的那一本「零極限實作Mook」,那是我今年收到的,又一份大禮。

今天是我開始實行的第四天。

Oneness. 

簡單說一下,「荷歐波諾波諾」是源於夏威夷薩滿所使用的一種療癒工具,最早是應用在家庭裡,以團體治療的形式,讓所有人一起進行。而現在風行世界的是一個更簡化的「內觀」版本,非常非常簡單,可能是我目前接觸到最簡單的療癒工具,一個人隨時隨地都可以做。

你只要對任何你升起的情緒說四句話:「對不起」「請原諒我」「謝謝你」「我愛你」

甚至不用說出聲音,不必保持著什麼特定的神秘意識,只要機械式地說也沒問題。

乍看可能真的很難懂:他說一切的問題,都是自己的問題,清理自己就好了。

修藍博士說,沒有所謂的「小我」,一切都只是人生來就設定好的「資訊」/「程式」。清除一切,回到「零」的狀態,那超越正負的初始創造源頭—— 更接近神性的「我本是」,一切本俱足。

我太明白,因為我們是一體的。清理自己就是清理別人,所以只要觀照自己。所以你的安康,足以影響所有人。

我沒有要在這裡花幾個段落的篇幅,去試著解釋好多本書在闡明的內容,只想分享我的一點體會:默念這四句話,是讓靈魂保持臨在,並且以不可思議的方式,讓自己的振動,自然而然從低頻拉至高頻,進而平靜。

如實踐者的分享:清理是更高層次的度日方法。

內在發生的一切,原本就不需要試圖用心智去理解。

荷歐波諾波諾給了我意想不到的第一個幫助。

場景來到今天,我第一次經歷了,靠得這麼近的告別經驗。

從小一起睡的阿嬤,和我最親的阿嬤,躺在安養中心裡完全失能,大概有一兩年了吧。

一早接到哥哥訊息,中心的人說阿嬤狀況不太好,有可能,就是這幾天了。

下一個場景切換,我一如往常地走進那個空間,一眼就知道,她今天真的不一樣,洶湧而上的一股什麼,化成大滴大滴掉下的淚。

我彎身靠近她,仔細端詳她的臉,眼圈黑黑的,嘴唇很白,氧氣罩下的呼吸很不勻,我沒有過這種經驗,但我知道,那是臨終肉身的樣子。

我不斷調整呼吸,從去見她的路上,就一路在做清理,站在她的床邊,我想那感覺也許就叫做「共時」。

然後,一樣是直覺要我行動。我放下床圍,盤腿坐到她身邊,她挨著另一側靜靜地躺著,就像我這幾年每一次見到的那樣。我把手輕輕搭在她胸前。

我也在心裡對她說話。「現在這樣,好像我小時候一樣呢。我們兩個躺在一張床上,我醒著,你睡著。」「可以來找我嗎?不管用什麼方式。好久沒有真正說說話了。」同時不斷的默念著清理的四句話,特別是「謝謝你」。

謝謝你,把我們拉拔長大。

謝謝你,我知道你等著我們,謝謝你讓我此刻能與你在一起。

謝謝你,我愛你。

我設下堅定的清晰的意念:請讓我們連結。

然後清理。

睜開眼睛看看她,我看見她流出眼淚。

我抽出衛生紙,仔細幫她擦拭。

她眉頭皺動,今天第一次看見的反應。

我的視線半秒也沒離開。

忽然間,她整個上胸彈起,發出又像打嗝又像嘔吐的「喀呃」一聲。

接著,像是氣球消氣一樣,我幾乎可以感覺她的生命隨著那個氣息排出來了。

明白的那一刻,心跳開始急促,身邊特別入戲的人,也盡責地照著劇本走。

我卻漸漸平靜下來,只是流淚。

「離開肉身的束縛,靈魂將有更通暢的管道來彼此連結吧。」

站在安養中心大廳看了看時間,我想著,死亡時間應該是14:50。

而物質次元裡的時間,又有什麼意義呢。

我繼續清理,感受著哀傷與清明並存的一刻。

清理的幫助真的很大呢。

一片慌亂、吵吵鬧鬧的背景音裡,我暗自點頭。

我繼續清理,清理、清理、清理。

2015/03/21

人都會變老,而「老」只是生理上的變化,其實老人是成人退化成了孩子。
2014年我的娘家經歷了非常大的變化,我嫁出去應該算是最沒什麼的其中一項。
總之回來探望阿嬤變成一件很不方便的事,於是決定去幫她辦了一隻老人用的大鍵盤、大螢幕,支援一鍵快速撥號的陽春手機。
教她使用、請她練習撥給電話簿中唯二的兩個號碼:「有什麼急事,或者無聊的時候,打開這支電話按3,就可以跟我說喔。」
阿嬤就像小孩收到新玩具一樣,有點笨拙的試著,臉上是掩飾不住的開心:「這樣就不怕一直按錯號碼了。」
試了幾回,那隻手機就被擱在桌上了。阿嬤,又如往常一遍又一遍問我要不要吃水果?要不要喝茶?最後很懇切的一句「晚上要不要住下來?」
那樣的小心翼翼,讓人那樣的鼻酸。
小孩子或者老孩子,是最不需要物質的,他們需要的只是陪伴。
可惜陪伴,在成人的時間觀念裡,卻是最不重要的、有時間再做就好的事。
小孩子長大,是多快的一件事情?
老孩子,他們還能擁有多少時間?
—-
結婚那一天,拜別父母的時候,我不知怎麼沒有特別激動。但是拜別阿嬤時,曾幾何時縮得那麼瘦小的她,緊緊握住我的手,兩個人都說不出話,只能哽咽。
庸庸碌碌守著我們一輩子,我們終於都長大成人了。
她能做的,只剩下日日夜夜守著一支,不太常響起的電話機。

2015/05/07

對大多數人而言,進入暮年是一件傷感的事。
運氣差一點的,ㄧ點ㄧ滴失去健康的身體,失去行動的自由;羽翼早已豐滿的後代,又常常飛的忘了回家。
阿嬷的時空是完全靜止的。
大部分的時間是電視陪著她,這唯一接觸到的外界環境,冰冷冷的,沒有血肉。
每天靠著撕日曆來確認日子的流逝,直到剛剛電話裡,她聽起來有些心虛:「今天到底是星期幾啦?」
有時候恨自己過強的情緒同理,我站在馬路邊強忍著眼淚:眼睜睜看著自己漸漸失能,人生還有什麼情況比這更無助?
看到一個句子說,worry less, create more. 覺得被深深擊中。每一天我確認自己活著的方式,就是不厭其煩的提醒身邊人和世界,We’re all living for love.

讀著幾年前寫下的字,繼續流淚,繼續清理。

平靜從我開始。

我的平靜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